养老基金是怎么亏损的(养老基金怎么查询)

白发苍苍的出租车司机、跌跌撞撞的酒店清洁工、颤抖的超市售货员……这在日本已经成为常态。 根据日本总务省2018年9月发布的数据,该国70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达到20.7%,达2618万人。也就是说,5名

白发苍苍的出租车司机、跌跌撞撞的酒店清洁工、颤抖的超市售货员……这在日本已经成为常态。

根据日本总务省2018年9月发布的数据,该国70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达到20.7%,达2618万人。也就是说,5名日本人中,有一位70岁以上的爷爷/奶奶。

庞大的老年人口给日本社会带来了沉重的养老压力,也催生了全球最大的养老基金——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以下简称GPIF)。

为了增加养老基金的价值,应对日益增长的需求,GPIF于2001年开始市场化运作,除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外,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回报率,但俗话说“常走河边,鞋怎能不湿”一直靠股票交易盈利的GPIF在2018年遭遇“滑铁卢”。

GPIF股票交易巨亏14.8万亿日元

2月1日,GPIF发布2018财年第三季度报告,报告显示,该基金创下市场化运作以来最大单季度亏损记录,亏损额达14.8万亿日元(约合9115亿日元)元),投资回报率为-9.06%。

财报显示,GPIF目前的投资组合中,日本国内债券占比最高,为28.2%,其次是海外股票,占比为25% ,境内股票23.72%,境外债券17.41%,短期资产6.38%。

可以看出,股票资产在GPIF投资组合中占比最高,接近50% ,这也成为其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

财报显示,三季度2018财年,GPIF投资日本国内股票的收益率为-17.57%,损失7655.6亿日元,国外股票的投资收益率为-15.71%,损失6858.2亿日元。 ,约占总损失的98%。

唯一盈利的投资项目是日本国内债券,收益424.4亿日元,投资回报率为1.01%……

GPIF自此开始投资资本市场其设立策略保守,重点投资低收益政府债券。从1986年开始,日本政府允许部分养老基金投资股票市场。然而,日本的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1990年泡沫的破裂使GPIF的投资陷入绝望。 。

2001年,日本实行养老金市场化运作,由财务省业务部转由财政部统一管理。健康福利部,设立养老金运营基金。 2003年至2006年,GPIF利润达到60%以上。但由于日本经济状况疲软,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日本政府希望增加养老基金在股市的配置数量,以获得更大的回报。

于是在2014年10月,GPIF调整了资产配置,使日本及海外股票的投资比例从原来的12%提高到25%,而境内债券投资的比例则从原来的12%提高到25%。原来的60%急剧下降到35%。

此次调整也给GPIF带来了立竿见影的回报。 2014财年,GPIF的投资收益率为12.27%,为进入市场以来的最高水平。

2016、2017财年,GPIF也依靠股票取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然而2018年全球股市遭遇重挫,缩水近12倍十亿美元。 GPIF也遭遇“重仓”股票下跌。

截至2018财年第三季度,GPIF资产规模为150.663万亿日元。总体而言,GPIF从2001财年到2018财年第三季度的投资回报率为2.73%,利润为566745亿日元。

各国养老基金如何配置投资?

养老基金是怎么亏损的(养老基金怎么查询)

当今,发达国家或多或少都面临着老龄化问题。如何让养老金保值增值,成为各国政府的“大麻烦”。

全球第二大养老基金挪威政府养老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的投资配置可以说比GPIF更为激进。

根据2017年年报,挪威政府养老基金管理着近8488万亿挪威克朗(约合1万亿美元)的资产,其中66.6%为股票,30.8%为固定收益。对于投资其中房地产仅占2.6%。

其中,股票投资回报率最高,达到19.4%,远高于房地产的7.5%和固定收益投资的3.3%。

2018年第三季度,挪威政府养老基金进一步加大对股票市场的投资,占总投资的67.6%。但股票投资回报率大幅下降,仅为3.1%。养老基金总资产也下降至 8,478 万亿克朗。

美国最大的养老基金加州公共雇员养老基金(以下简称CalPERS)的投资配置与上述两家相同,股票占比较大部分。

截至2018年6月,CalPERS投资基金总市值为3488.6亿美元,其中全球股票占比1785.8亿美元,占比51.2%。

虽然重仓股票可以带来快速而巨大的收益在给养老基金带来回报的同时,也伴随着高风险。

彭博社援引东京信金资产管理公司首席基金经理藤原直树的评论称,GPIF可能别无选择,只能投资于股权类资产,这种资产带有一定的风险,因为回报固定回报投资,尤其是日本国债,回报率太低。但从养老金领取者的角度来看,投资风险太大。

(编辑:刘晓飞)